文案一旁人都说七皇子如今就等着冲喜续命。没人知道陈伯府那位准新娘早已偷逃出京,自此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婚期将近,陈伯府大祸将至。陈青瓷素净的一张小脸上满是坚毅:我替妹妹出嫁。她自幼体弱,父母向来多疼她十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