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盈其人,生来貌美,肆意妄为,见到喜欢的便要占为己有,男人也不例外。直到那个令她畏惧的阴沉未婚夫回国后她才有所收敛,可仍是本性难移,继续流连广袤的树丛,招蜂引蝶,好不快活。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冲她阴恻微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