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与鹤什么都好,颜值成绩都是顶尖,唯独在感情方面迟钝到令人扼腕。 即使天降婚约,他也没什么感觉,只知道自己要牢记身份,完成协约。 婚礼当天,他还在为朋友们的调侃道歉。 “抱歉陆先生,他们不知道情况,希望你别介意……” 对象垂眼看他“我不介意。” 林与鹤松了口气,只觉得传闻有误,对方也没那么不近人情。 直到当晚,一夜未眠。 第二天,林与鹤强撑着酸软的腿,用哭哑了的嗓音问“我再确认一遍,我们是协议结束后离婚对吗,昨晚那种任务只用做一次吧?” 正要伸手帮他揉腰的男人眯了眯眼睛,声音低沉,惜字如金“不离,不止。” 林与鹤“……” 他看着目光晦暗的男人,终于一改往日迟钝,敏锐地察觉到了危险“不然我们还是先说清楚离婚的……” 下一秒,他就被捏住了后颈。 “宁宁。” 男人叫着他的小名,气息将他完全侵占。 “你结婚时都没这么认真地看过我。” “还有,昨晚不是任务。” 步步为营/冷峻成熟总裁攻 x 感情迟钝/温柔冷静美人受 1V1 HE,先婚后爱,年龄差十岁,有校园内容,慢热小甜饼。 *你是我的欲壑难填。 【早七点日更,其余时间为捉虫。不更会请假。】 排雷1.架空,私设与现实有出入。这是虚构小说不是新闻报道。 2.受小时体弱多病,且感情迟钝,成长型爱情故事。 ----- 预收文求收藏,点进作者专栏可见。 《错把白狼当白兔》by百户千灯 独居已久的俞卜被迫收留了朋友家的孩子,第一天就和人白纸黑字,约法三章。 第一,不准弄乱摆好的东西。 第二,不准吵到我休息。 第三,不准乱扔吃剩的垃圾。 一米九的大男孩乖乖点头“好的,老师。” 俞卜终于勉强收起了自己的不满,觉得这个小孩还算懂事。 但他怎么也没能想到,后来这个约法三章,竟然每次都是对方主动提起—— “老师,你弄乱的床我已经收拾好了。” “老师,被我抱着的时候,你每次都会多睡两个小时。” “老师,我没把吃剩的东西乱扔——” 俞卜忍无可忍,一脚把满脸乖巧的人踹了下去。 你是没乱扔,你特么根本就是把人吃干抹净连骨头都没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