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花小说 > 其他类型 > 大人,请收下我的膝盖
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来点银子(第1/5页)
    有人死亡,自杀或他杀未定的情况下,必然会惊动官府。
    每年都会有人上吊而死,本不是多令人惊奇的事。
    但这次的事却叫人感觉很惊奇,为何?
    原因有两点。
    其一:死者乃陈秀才的娘子杨氏,物以稀为贵,秀才这等“物种”在通云县就是极其稀有的存在。
    其二:报案的居然是三名土匪,据说是因他们少爷嘴馋想吃山里红,进去找山楂树时意外发现吊死的尸体。
    陆辰星带着仵作和衙役亲自奔赴现场,检查了一番,仵作也对尸体有了初步判断后,便连人带尸全部带回了县衙。
    这个“人”包括报案的曾少逸三人。
    得了信的陈秀才一家人也都赶来了,见到尸体自是哭嚎不休。
    称死者清晨出门后便一直未归,家人和邻里一起去找,寻了大半日无果。
    正准备报官呢,就听说了这个不幸的消息。
    陈秀才刚过完四十岁寿辰,正是不惑的年纪,畜着短短的胡须,人看着比死去的妻子杨氏年轻许多,长得也比一般人圆润,个头比他那二十多岁的长子还要高些。
    陆辰星不久前还想着找机会见见这些有功名人士,谁想这么快便见到了其中一位,还是在这等情形下。
    仵作是个白胖老头儿,他称死者是自缢而亡,死去大概两三个时辰,按时间推算,她清晨出门便是直接来树林里寻死的。
    “家母辛苦半辈子,没享过多少福,怎的就这么想不开要寻死呢!”陈秀才长子陈子青跪在尸体面前哭,其妻刘氏也跪在一旁抹泪。
    陈秀才一直站着发愣,两眼空洞无光,怎么看都像是接受不了妻子突然死亡的样子。
    曾少逸走到尸体旁仔细端看了番,一脸怀疑:“这么肯定她是自杀?”
    仵作被质疑了心情不悦,因忌惮黑风寨,只得忍下怒火:“没看死者颈部有着深深的勒痕吗?这明显是绳子勒死的!”
    曾少逸摸着下巴继续发表自己的看法:“是绳子勒死不错,但这颈部深浅两道勒痕,一处在喉咙处,一处则贴近下巴,死者既然一心求死,那何不图省事直接死,偏还玩个花样整两处伤痕,还一深一浅?”
    死者颈部有两处勒痕,稍微仔细些都不难发现这点,而这个以验尸为毕生职责的仵作偏偏看不出来?
    “少爷,大当家还等着您回去陪他说话呢。”肖瘦子暗示曾少逸少管闲事,无奈他忘了这位少爷脑子不甚灵光的事。
    曾少逸不很在意地道:“晚回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>>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