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花小说 > 其他类型 > 大人,请收下我的膝盖
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谁回来了(第2/5页)
睛的混蛋打死了。
    蓝衣男已经坐起身,正靠在石头上拿帕子擦脸上的血,听到动静后停住哽咽:“伯……爷爷来带我回家吗?”
    之前对方脸上除了血就是头发,根本不知长何模样,此时血被擦干净,整张脸露了出来后,硬是将匆匆返回的两人看愣住了。
    “这小子挺人模狗样的啊,怎么就偏偏是个傻子呢?”落腮胡两眼紧紧盯着蓝衣男子,有注意到对方靠在石头上擦脸这个很随意的动作,居然很是赏心悦目,举手投足间隐隐有股矜贵气流露。
    剑眉星目这个词瘦脸男只是听说过,但从没有具体的认知,此时盯着蓝衣男子的脸,他才觉得这便是了。
    男子看着顶多十七八岁,很是年轻,脸长得极为俊俏,肤色白皙,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,一双凤眼尤其漂亮,只是头部一块明显的肿包,格外突兀,像是鲜艳的花瓣上停着一只屎壳郎,不忍直视。
    “我不傻!”蓝衣男生气地抿起嘴。
    “你不傻?不傻会从山上滚下来?”
    蓝衣男:“……”
    “山上?”蓝衣男抬头望向山顶方向,感受着头部的钝痛,困惑道,“我为何会滚下山?这是哪里?”
    瘦脸男一直观察着对方的神情,双手环胸问:“你是哪里人?跌下山是意外还是人为?”
    “我是……”蓝衣男愣住,凝神思索后发现不但不知自己是哪里人,连姓什名什都不记得,吓得脸发白。
    落腮胡两人又问了些问题,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弄清楚,感情这位仁兄有够倒霉,磕破头后什么都忘了不说,还很不巧,思想认知停留在八、九岁。
    他打心里认为自己还是个孩子,怪不得会在见到他们时开口唤伯伯。
    “呜呜,两位伯伯带我回家吧?我有银子。”蓝衣男子说完便掏胸口和袖口,什么都没摸到,不甘心地将袜子都脱了,将鞋和袜子都仔仔细细检查了个遍,最后慌了,“我这么穷的吗?”
    身无分文啊,一枚铜板都没有,连个糖葫芦都买不起。
    瘦脸男与落腮男对视一眼,默契地感到了几分羞耻,偷大人银子与偷“孩子”银子,那是两码事。
    “咳,相见便是有缘。”瘦脸男捏着手里的玉佩感觉有些烫手,神色不太自然,“你遭遇这等事,又身无分文,怪可怜的,不如跟我们走吧?”
    落腮胡闻言也眼带同情:“我们先带你去看大夫,还能站起来吗?”
    额头血已经止住,除了疼,就感觉有点晕,蓝衣男试了下,到是扶着石头勉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>>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